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都市激情  »  磊子和青青
磊子和青青
总栏目 > 综合专区 > 都市激情
磊子和青青 1

  有人说女人心,海底针,这句话真的不假。不要说男人,就连女人有时候都不一定知道自己在想什么。

  今年28岁的青青是一个受人羡慕的女性,有着幸福的家庭,自己深爱的丈夫。

  经济管理学硕士毕业后在一家外企找到了不错的工作,一年后,就因为工作出色而升为部门经理。可是就是在几个月前,公司派她到另一个城市做地区代理,为期一年。这一下可真的把青青难坏了,已经结婚6 年了,她还从来没离开过她的老公,虽然结婚时间久了,生活已日趋平淡,难再有恋爱时的激情。但真的让她们分开,她还真的是依依不舍。可有什么办法呢,虽然对女人来说,家庭很重要,但是好的工作机会一样难得,所以青青只好与老公洒泪相别,奔赴另一个陌生的城市。

  刚刚来到一个新的城市,一切都得从头来起。尤其是生活上,别看青青工作很出色,其实自理能力不强,在家时有老公和父母的照顾。来到新的城市,要安置新的家,可真够难为她的。

  公司在这边本来有几个成员,其中之一就是磊子。磊子刚刚大学毕业,长得高大英俊,一表人才。可能因为刚踏上社会,书生气还浓,是有些腼腆,跟女孩说话会脸红。青青倒是为人随和,亲和力很强,和小伙子还处的不错。在磊子眼里,青青既成熟,又活泼,很有魅力。所以没几天,他们就混熟了,经常聊聊天,磊子就改口叫青青叫青姐。阳光健康的大男孩磊子确实讨人喜欢,青青还真的就把磊子当成弟弟看了。

  因为孤身一人到了新的城市,晚上青青除了给家里打打电话,就是看电视,上上网了,真是寂寞难熬。时间一天天过去。这一天晚上,青青回到家,发现保险丝坏了。本来很简单的事情,可她又不会修,女人在这方面总是很差的。想来想去,青青决定给磊子打电话,过了没多久,磊子就急匆匆的赶来了。

  “不好意思,这么晚了麻烦你”

  “没关系的,很高兴能给你帮点忙”

  是男性就都会修理,所以很快,磊子就把保险丝换好了。虽然事情不大,青青还是觉得蛮感激的。而且正好是晚饭时间,出于礼貌,青青决定邀请磊子留下吃饭。

  “真是多谢你了,在我这吃完饭再走吧,”

  “小事一桩,你太客气了吧”

  “没关系的,你自己回家不也要吃吗,就在我这吃吧,来到里面坐一下,喝杯水”

  磊子也没再客气,是男人都很难拒绝女性的邀请的。于是,青青拿起电话,给旁边的小饭馆叫了外卖。做完这事,青青才想起自己回家光忙了,还没换衣服呢,尤其是鞋子,穿了一天了,里面热乎乎的,挺难受的。于是便很随便的把鞋子踢掉,换上了她的粉红色拖鞋,让脚也透透气。对一个少妇来说,在自己家里总是比较随便的。可是这个动作被磊子看到了,他的脸红了一下,赶紧把头转过去了。

  青青注意到了磊子的表情变化,心想,这个男孩还挺会害羞的呀。

  吃完晚饭,磊子回家,青青继续独自看电视,一切如常。

  不过经过这件事后,以后青青家里有什么事,经常会请磊子过去帮帮忙,作为回报,青青也会亲自下厨,做点饭菜,犒劳一下这个小弟。

  一个多月过去了,青青和磊子真的很熟了,就像姐弟俩了。

  这一天,因为工作上出了一些差错,青青心情很不好。下班后没精打采准备回家。恰好碰到磊子。

  " 姐,你不高兴了“磊子问”澳,没什么“

  “那我请你吃饭吧”

  “你请我呀,算了,还是让姐请你吧,把你的钱留下娶媳妇吧”青青开玩笑的说,其实心情不好的时候,青青是挺想有个人聊聊的。

  青青喜欢在家里吃饭,所以就带磊子回家,然后叫了外卖。

  两个人聊了一会,饭送到了,因为心情不好,所以还叫了几瓶啤酒。两个人聊来聊去,不知不觉就喝下了几瓶酒。青青平时也是个直爽的人,所以喝酒也不矜持,这一来头有点晕了。

  青青想去卫生间,就进去了。留磊子一人在外。青青卫生间的门下面是扇百叶窗,斜对着家门口的鞋柜,从里面能看见外面。这时一件令青青脸红的事情发生了,磊子居然悄悄地走到鞋柜旁边,拿起上面的袜子迅速亲了一下。那可是青青昨天换了还没洗的袜子。

  “这个男孩,难道……,”青青心里暗想,不过看的这么帅气的小伙子居然会来亲自己的臭袜子,青青心里有一种异样的感觉。

  从卫生间出来,青青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。

  也许是酒精作怪,青青有意无意把自己的脚向磊子挪了挪,放在一个显眼的位置。

  这下磊子有点坐不住了,总是拿眼睛瞟一下青青的脚。

  “我会看脚像”磊子终于鼓起勇气说“是吗”青青心里觉得好笑,嘴上还应付着“那当然”磊子居然弯下腰要来抓青青的脚。

  青青下意识的躲了一下。磊子脸一红。毕竟喝了酒,酒能壮胆,磊子又向前挪了下,伸手再抓青青的脚。

  青青也豁出去了,就任由磊子抓着自己的脚了。

  “袜子还没脱呢,怎么看呀”青青笑问,说着就要作势要把脚抽回来。

  可磊子依然紧紧抓住青青的脚,说“我来吧”,说着,磊子就轻轻的把袜子褪去。

  “能看出什么来了”青青故意问道。

  “你有桃花运”磊子随口胡说“去你的,你从哪看到的”

  “就是这条线了”磊子装模作样的说“看完了吗,好了吧”青青想把脚抽回来。可是磊子依然抓的很紧。

  “再看会”磊子把青青的脚越拿约近,几乎贴到脸上了。突然,磊子跪了下来在青青脚上亲了一下。

  青青感觉心里一颤,一种说不出的感觉,脸也红了,想把脚抽回,可是一则磊子抓得紧,二则心里也开始有了一种冲动,脚还是没抽回来。

  磊子见青青没有太反感,胆子大了。索性把青青的脚放在脸上,用舌头开始舔青青的脚心。

  一种痒痒的怪怪的感觉升上青青的心头。望着眼前这个帅气的大男孩,青青虽然想把脚抽回,却怎么也下不了决心,而这种感觉也是青青从来没感受到的,特别的令人陶醉。

  就这样任由磊子在自己脚上舔来舔去,过了好一会。青青才问道。

  “姐的脚臭吧”

  “不,姐的脚很香,很美”磊子红着脸回答道,说着磊子居然把青青的整个脚尖试图含到嘴里。青青的脚挺小,这样整个脚的前半部分都塞进了磊子的嘴。

  磊子一副很陶醉的样子。

  “怎么会不臭,脚多脏呀”青青很明白,自己的脚虽然不算臭,但上了一天班,没洗脚,脚上的味一定很重。

  “姐的脚真的很香,如果你不嫌的话,我愿意用舌头给你洗脚”说着,磊子向前跪了跪,捧着青青的脚,开始允吸青青的脚趾。每个脚趾,每个脚缝,磊子吸的很认真,还不时的用舌头在脚趾中间抖来抖去、就像面对一个圣物。

  望着跪在自己面前的高大的身躯,和踩在自己脚下的这张英俊的脸,不知为什么,青青有了一种非常舒服,非常满足的感觉。青青闭上了眼睛,把自己的脚尖从磊子嘴里抽出,用脚底踩在磊子的嘴上,“那你好好舔吧”说出这句话,连青青自己都觉的吃惊,我是怎么了呀。

  磊子跪在青青脚下,伸出舌头,在青青脚心来回舔动。青青也把自己的脚在磊子的舌头上蹭来蹭去,就像用脚在与磊子的舌头做游戏。

  就这样玩了好长时间,青青干脆把另一只脚上的袜子也脱了,将袜子随手一扔,没想到袜子飘来飘去,居然落在磊子头上。磊子依然很认真地亲吻着青青的脚,丝毫没在意落在头上的袜子。

  青青一笑,伸出另只脚,用脚趾夹起那只袜子,放在一旁。然后把这只脚踩在磊子的头上,磊子留的是短发,发梢扫过青青的脚底,青青感到说不出的舒服。

  也许是酒精的作用,青青不在矜持了,她对磊子命令道:“小贱货,快来吸姐的脚趾,快使劲点。”并把另只脚用劲的踩在磊子头上,来回的蹭着。磊子的脸都被踩变形了,却依然很认真的吸着青青的脚趾。

  “你可真够贱的" 青青带着嘲笑的口吻对磊子说。

  磊子把青青的脚从嘴里拿出,然后端端正正的跪在青青的面前,小心的用双手把青青的脚托到头顶,然后说:“我喜欢被你踩在脚下,我愿意永远这样服侍你,永远给你舔脚。

  “哈,这样也不错啊,有人服侍当然好了。”借着酒劲,青青调笑的说。

  “真的,谢谢你,我的女神,我愿意永远做你的奴隶,主人”磊子感激的向青青磕头道。

  青青用脚尖一点磊子的头,说“那就继续伺候我了,我的脚还没洗干净了,好好的跪在我脚下给我舔脚,这是主人对你的恩赐。”说着,青青用脚在磊子脸上踢了一下。

  磊子全身有一股说不出的冲动,这一刻他觉的他的一切都属于青青了,他忘情的跪在地上,疯了一样的吸舔着青青的脚,青青也被他的这种情绪感染了,不由得呻吟起来,还不时的把脚用力的向磊子嘴里伸着。磊子越来越激动,顺着青青的脚,开始向上亲去。

  2

  磊子沿着青青脚,而后脚踝,逐渐向上亲去。虽然已经是少妇了,青青细长白嫩的腿依然保养得不错,这对男人本来就很有诱惑力。尤其是她今天穿了一条裙子,磊子跪在下面的角度正可以一览无余的看到青青整条腿优美的曲线。

  唉,情窦初开的磊子,第一次这样跪在一个女人面前舔了半天脚,正感到全身热血沸腾,怎么能抵挡住这样的诱惑。自然而然的,磊子将青青的脚抱在怀里,开始吻起青青的腿。每一寸肌肤,都被磊子温湿的舌头细细的呵护,这令青青也越来越兴奋。就这样,不知不觉中,磊子的嘴已接近青青的私密处了。而那里,此时也是蜜汁狂涌,已经渗透了青青粉红色的内裤。

  毕竟是第一次,磊子到了这里还是有些犹豫,虽然内心很想一吻芳泽。可是他也不敢贸然行事,在进与退的边缘挣扎了几次,终于还是抵挡不住巨大的诱惑,把嘴巴重重的亲到了青青的私处。

  青青下意识的用手挡了一下。毕竟青青也是个矜持的女人,虽然在家里,老公也曾经亲过哪里。但让另一个男人亲她那里,还是觉得不妥。

  “主人,让我亲一下吧,我是你的奴隶啊”磊子用颤抖的声音哀求道“好吧,只许隔着内裤啊”青青犹豫了一下回答道,脸已经羞的通红“好的”,磊子恭恭敬敬的对着青青的胯下磕了几个响头,然后把嘴巴紧紧贴在青的私密处,用舌头用力的来回游动。青青穿了一天的内裤,加上刚流了好多蜜汁,上面还是有一股腥腥的味道。虽然这令磊有些许不快,但很快就被巨大的冲动与兴奋所掩盖。

  望着自己胯下的这个英俊的大男孩,此时正用近乎疯狂崇拜的神情亲吻着自己的私处,而私处正传来一阵阵酥痒令人陶醉的感觉。青青再也忍不住了,不由得轻轻呻吟起来,她甚至后悔刚刚的矜持,为什么只让他隔着内裤亲。

  而此时的磊子,真的是不敢越过雷池,只在底裤的外面来回的游走。

  对两个人来说,这真是一个尴尬的境况。

  既然做了,就索性爽到底,打定主意,青青最终决定打破僵局,她用一只手抓住磊的头发,让磊的嘴在自己私处来回蹭着。又把一只脚搭在磊的背上,用脚底摩擦着磊的背。而另一只脚则踩在磊那早已坚硬无比的小弟上。为了配合磊的舌头,青把自己的屁股来回向前送着,以达到最大的快感。

  在多重的夹击下,磊脆弱的防线早已被击溃。他抬起头,嗫嚅的说:“主人,可不可以把内裤脱了。”那眼神中透着渴望与哀求。

  看着这个可怜的男人,青升起一种被人崇拜的满足感,索性就把他当作一个玩物了。

  “可以,不过你刚亲完脚,要去漱口”

  磊如蒙大赦,用最快的速度去漱口。等到回来,青已经坐在床边了。磊就在青的面前一跪,用期盼的眼神望着青。

  此时的青也打好主意,放弃所有的矜持,最大的释放自己。

  “来,小贱货,用你的贱嘴把我的内裤脱了”青突然觉得这样说话才过瘾“是,主人”磊恭敬的回答,却早已忍耐不住了,急切地把嘴扑上来。可要想用嘴脱下一条内裤并不是容易的事,磊又是第一次,加上青又有意戏弄他,不时的扭动屁股,忙活了半天,磊才咬住底裤的裆部,从青的脚上把内裤褪下来。此时,磊叼着青的内裤跪在她的面前,活脱脱像条小狗。

  青从磊的嘴里取下内裤,撕下护垫,上面还占着青一天的XX分泌物。青把护垫在磊的嘴上使劲抹了抹,“来,好好闻一下姐的味道,想不想吃呀,小帅哥?

  “想吃?”磊据实回答“好,乖狗狗,现在好好的用你的贱舌头崇拜我的小妹妹,对了先把我的内裤戴到头上。”

  磊顺从的把青青穿了一天的内裤戴在头上,眼神里仍然透露着无限的感激。

  “来,快点”青张开双腿搭在磊的肩上,磊向前跪爬了一步,这时磊才第一次得以近距离观察到青的XX. 白嫩的屁股中间,在一片丛密的森林下,是两片红色的唇,因为早已不是处女,红中还带些黑,但这更增加了她的神秘与性感。磊像崇拜圣物一样,先用舌尖在阴唇两边的沟里扫过,有一股淡淡的咸味。然后又轻轻地卷了卷青的阴核,蜜汁就像水一样的流了出来,磊急忙用整个嘴巴把两片唇吸住,蜜汁就流到磊的嘴里了,是一种淡淡无味的感觉,却让磊激动的全身颤抖。此时的磊就像一个吸食乳汁的孩子,双手拥着青的屁股,嘴巴紧紧地吸住青的阴唇,贪婪的吸食着青的蜜汁。而青也被激发出潜在的母性,用自己下面的洞洞哺乳着磊,同时一只脚在磊的背上轻轻爱抚,就像在抚摸着自己的孩子。

  就这样过去好久,磊淘气的舌头终于忍不住了,伸到青的XX里,来回的抽插。

  舌尖碰到的是青XX里湿滑温暖的壁,磊已经兴奋到了极点。

  青感觉到巨大的冲动一浪接一浪的冲击着她,不由得大声呻吟起来。什么矜持,什么害羞,早已丢到爪哇国去了。

  “快,使劲,………阿,阿,快,咬住我的阴唇,对用力咬,阿——,好吸她一下”

  “舌头,别停,继续往里,快点,快点,贱货,快让主人舒服了,就可以给你喂蜜汁了”

  在青的指挥下,磊卖力的用唇舌伺候着青的XX,同时也在享受着由此带来的巨大快感。

  终于在这样轮番的攻击下,伴随着阿的一声,青泻了。青紧紧地抓住磊的头发,两腿盘在磊的脖子上,把磊的嘴牢牢压在自己的阴唇上,在磊的嘴里泻了个够。她要把自己所有东西都喂给这个可爱的大男孩。

  “这是主人身体里的东西,是我赏给你的,你要好好享用”青梦呓般的说“谢谢您的赏赐”磊分不开嘴,含糊不清的说着。同时磊也达到了最大的冲动,全射到裤子里了。对两个人来说,他们都达到了自己最大的快乐。

  就这样持续了好一会,全身瘫软的青躺在了床上,磊也瘫软在青的胯下了。

  经过一段时间的低潮,冲动又慢慢的在青和磊的心中积聚。此时他们是同一个想法,一定要利用这个晚上,尽情享受人生。

  3

  就这样随着体力的恢复,青坐了起来,用脚踢了踢磊的头。“我去洗澡了,身上太脏了,一会你也洗洗吧。”

  对青青来说,毕竟这是一次背叛家庭的经历,所以一定要从内心里把磊看作只是一个玩物,这样内心的愧疚才会平息。

  磊跪起身,哀求道:“让我给你洗吧、”

  “你要求还挺多的吗,好,看在你是帅哥的面上,准了”青青开始调笑起磊来,说着用脚在磊的头上又踢了一下,“还不赶紧谢恩”

  “谢主人,”磊忙不迭的磕头。青正准备走,没想到磊抓住了青的脚。

  “干什么,又想舔了,一会洗完澡再玩”青故意将另只脚在磊嘴边放了一下,待磊伸出舌头时,青又调皮的把脚拿开。

  “不是的,你是主人,我想做主人的马,就是让我驮着你去洗澡”磊红着脸结结巴巴的说“奥?看不出你还挺忠心的吗,好吧,答应你了,贱货”

  磊高兴的顺势伏在地上,青也不客气,大大方方的跨到磊的背上,潮湿的阴户就贴在磊的背上。

  磊很高大,娇小的青骑上去感觉很舒服,真的有一种骑马的感觉。

  青用两腿一夹磊的肋部,一手抓住磊的头发,另只手在磊的屁股上拍了一下,“驾,马儿快跑”

  磊撒欢样的像卫生间爬去,那感觉还真像骑马。

  青第一次体会到骑人的感觉,虽然并不太稳,可是把一个大男人当马骑,心理上还是很满足的。

  进到卫生间,青下马,磊跪在一旁。

  “你要怎么给我洗啊”青笑问

  ‘我先帮你脱衣服吧“磊迫不及待的说

  青脸红了一下,可一转念,豁出去了,于是说:“好啊”

  于是磊跪在青的面前,先揭开青的腰带,将青的裙子慢慢褪下,为了表示虔诚,当青抬起脚时,磊满怀崇敬的吻了一下青的脚底。

  磊举起双手揭开青的衬衫纽扣。看到一个人如此虔诚的为自己宽衣,青还是第一次,虽然有些害羞。但是那种做主人的感觉真的让青陶醉。

  当青全身赤裸的出现在磊的面前时,磊真的为之倾倒了,匀称的身材,大大的乳房,圆圆的屁股,整个身形像照片上的模特,初涉情事的磊再也不能按捺心中的激情,再次忘情的伏在青的阴户上吻了起来。

  “洗完澡再玩,乖,要听话”青嗔怪道磊仿佛从梦中醒来,依依不舍的把嘴从青的密处拿开,依然在回味着刚才的感觉。

  “你不洗啊` ”青问道磊这才感觉到刚刚射完的下身粘粘的,实在不舒服,于是也将全身的衣服除去,扔在一旁。

  磊的身材也很迷人,健美的肌肉,略黑的肌肤,整个身形配上那张英俊的脸,如果在平时,他也是众多女人心中的白马王子。

  可是现在这个男人只是青的奴隶。

  青转身打开水阀,一股涓涓的细流从青的身体上流下,流过阴户上那片密林,汇成一股清泉,向下流去。

  磊不由自主地张开嘴,要去接那股甘甜的泉水。

  “先给我洗澡,你忘了你的职责吗”青用脚把磊的头踢开,嗔怪道。

  “是,主人”磊如梦方醒,随即拿起一瓶浴液,在青的身上涂抹“好,洗干净点,乖孩子”第一次有人伺候自己洗澡,青感觉很舒服。

  磊也真的很卖力,在青的腋下,股沟,全身各处温柔的抚摸。

  但是跪着的磊实在够不到青的头发,于是说,“我可以站起来给你洗头吗。”

  “好吧”青说于是磊诚惶诚恐的站起来,开始洗青的长发。那是一头娟秀顺滑的长发,在磊的指尖轻轻滑动,磊如痴如醉般为青洗着头发。

  当青身的每个角落都已经洗干净,磊跪在青的面前问道,“现在好了吗”

  “嗯不错、干得好,你让我怎么赏你呢”青故意问“我想用你身上流下的水洗澡可以吗”,“好,我同意”青觉得很有趣,于是磊就跪在青的胯下,水流从青的身上流下,流到密处那片森林时,汇成一股细流。

  磊用手小心的接住那股细流,捧到嘴边尝了一下。

  “好喝吗”青问“很甜,是主人身上的味道”磊回答道“快洗吧,我可累了”

  青假装生气于是磊忙不迭的用那股水在自己头上、身上洗着,想到这是从青的密处流下的水,磊的内心兴奋不已。

  青累了,于是索性骑在磊的头上,于是那股水流就四散开来,从磊的头顶流遍全身。

  看着磊不知疲倦洗着,青说“好了吧,我真的累了”磊不得不结束自己的梦幻之旅,站起身,关掉水阀,用一条毛巾轻轻将青的身体擦净,而后捧起青的脚,给青穿上拖鞋。

  “你也擦擦吧,我可不想骑一匹湿漉漉的马”青俨然已经把磊真的当成自己的坐骑了。

  磊的内心一阵冲动,感激地看了青一眼,随即将身上擦干,温顺的在青的身边一跪。等待着自己心仪的女主人骑到自己背上。

  青于是就赤身裸体的骑到磊的背上,这次磊是真真切切感受到青潮湿的阴户,就坐在他的背上,好一种销魂的感觉。

  很快的,磊就将青驮到了床边,然后乖乖的跪伏在那里,等待女主人下马。

  青青下马坐在床边,用一只脚勾起跪在地上的磊的下巴,“现在可以继续伺候我了”青说磊早已忍不住了,一下子扑上来,用嘴巴紧紧吸住青的密处,舌头在整个XX里来回撞击。

  青是有性经验的女性,泻了一次之后她不想过早的被送上高潮,她要慢慢享受磊的服侍。而且现在的青也已经从内心里喜欢上了作主人的感觉,所以她要好好的玩弄自己的这个小奴隶。

  于是青抓住磊的头发把磊的头从自己的私处拿开。磊以为自己做错了什么,一脸茫然的望着青。

  青在磊的腰上踢了一脚,“好了,地上凉,到床上来吧。”随后青转身倚在了床上。用手指了指自己脚下的位置“跪到这里来”青很自然的命令到。

  磊感激的看着青,爬到床上,就那样乖乖的跪在青的两腿中间。像一个犯了错的小学生。

  青用脚轻轻勾起磊的下巴,“来,让主人好好看看你”

  直到现在,才是青第一次认真地观察磊的裸体,宽宽的肩膀,发达的胸肌,粗壮的胳膊,有棱有角的脸庞,灵动的乌黑的眼睛,无处不透着青春与活力。

  “真是一个让人心仪的人儿”青在心里不由得赞叹。而就是这样一个人,居然现在乖乖的跪在自己面前,用期盼的眼神等待着自己的临幸,那种感觉真是恍然若梦。

  青要彻底征服这个人,这个女人啊,经历了今晚的种种,已经从内心爱上了做女王的感觉,她要让眼前的人完全的臣服在自己脚下。

  于是她抬起一只脚,在磊的身上轻轻抚摸,就像抚摸自己心爱的玩偶。

  磊静静的跪着,感觉到青柔若无骨的脚,从自己的头顶到脸颊,鼻尖,唇,脖颈,胸脯,向下游走,最终落在了自己早已坚硬无比的XX上。磊感觉到的是青对自己无尽的关爱。时间静静的流逝,磊好希望时光就此停止,他可以永远这样跪在自己主人的面前,永远的在青的脚下,受到这种爱抚。

  4

  看着磊如痴如醉的表情,青不由得觉得真象在梦中,难道自己真是有做女王的魅力。

  亦真亦幻,似梦似醒,人生不常常如此吗青收回脚,用两只脚勾住磊的脖子,把磊的头向自己的密处拉过来。磊很聪明,立刻明白了青的意思,顺从的把自己的头伏到了青的阴户前,却并没有急于亲吻。

  如果说刚才,磊亲吻青的密处,是一种性冲动在支配着他疯狂的猛冲猛打,而此刻,更多的是爱,是崇拜。

  伏在青的腿弯下。磊的眼前,只剩下了青的那两片唇,而此刻,磊宁愿这是他全部的世界,他要用心去关爱她,去呵护她。于是他轻轻伸出舌尖,在这两片唇上温柔的划过,在此刻,他要把全部的爱都献给眼前的尤物。他要用他的嘴,他的全部,去滋润青的密处,而不再仅仅是吸食青的蜜汁。

  青感受到了磊的那种爱与崇拜,她不由得动情地呻吟起来。

  一切都那么自然与和谐。青的密处仿佛与磊的唇舌融为一体。

  青伸出手来,扶起磊的头,磊深情的望着青,眼神里不再有羞涩。

  “来,睡上来点吧”青说到于是磊就伏到青光滑的酮体上,身下的XX,已经抵住了青的密处。

  “把我抱起来”青静静的闭上了眼睛。

  磊粗壮的双臂从青的腿下穿过,把青整个抱在怀里,然后磊就站立起来,青的双腿缠绕在磊的腰上,磊的XX再也忍不住了,就这样穿入了青的身体。

  青啊的叫了一声,伏下头来,贴在磊的肩膀上。

  磊紧紧抱着青,用力的抽插着,青青温暖湿润的XX让磊获得了人世间最大快乐。

  “啊,啊”青青紧紧的抱着磊的脖子,屁股伴随着磊的运动一上一下,那种感觉像骑在马背上,奔驰在一望无际的云端。

  “主人,主人”磊忘情的呼喊着青。

  “小奴隶,你把主人伺候的好爽呀,主人会流好多好多蜜汁给你吃,”青如在梦中呓语。

  “主人,我要永远这样伺候你”磊急速的说着“好啊,小奴隶,我的奴隶小老公,把你的整个身体都进来吧,以后你就呆在我的蜜洞里”

  “主人老婆,那样我不是可以天天喝到蜜汁了吗”

  “是呀,不过你要让我满意才行,啊,啊,快,快”青青两腿继续夹紧磊的腰,一手抓住磊的头发,象牵着马的缰绳,另一只手在磊的脸上不停的抽打。

  “贱货小老公,好好做我的马吧,快呀,驾驾”青青的手在磊的脸上越抽越用劲,这时的青青早已忘记了一切。

  在这种抽打下,磊不仅丝毫没感觉疼痛,反而更激发他内心的那股奴性。他觉得自己真的就是主人胯下的一匹马,此时正驮着自己的主人在奔驰。我是主人的,我要跑得快,要跑得快,磊只有一个念头。

  终于磊再也忍不住了,激流如泉,喷射而出。在这最疯狂的时刻,磊依然用劲的向青的体内钻去,他要把自己的全部都献给主人,他感觉自己已经完完全全属于青了。

  青也达到了兴奋的顶点,伴随着磊的XX在自己XX里一抽一抽的抖动,她感觉磊的哪里好像突然增大了好多,要把自己蜜洞胀破,她的蜜洞也不由自主地一缩一缩。此时的青已失去了控制,她紧紧搂住磊的头,用自己的右乳堵在磊的嘴。

  磊瘫软在了床上,青也虚脱般全身无力的伏在了磊的身上。恍惚间,她感觉一条温暖湿润的舌头正在自己的乳尖轻轻滑动。

  就这样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,两个人静静的睡在床上,彼此都可以听到对方的心跳。凉爽的晚风从窗口吹进,柔和的滑过两人的躯体。

  青翻了个身,从磊的身上下来睡到一旁,实在是太累了,刚才的疯狂耗尽了青所有的体力,现在她只想好好休息一会,在梦中再慢慢品味未尽的激情。

  又过了一会儿,青感觉到身边的磊爬起来,伏到自己的两腿中间,他居然开始用舌头给自己清理私处。青睁开眼睛,向下看了一眼,小伙子正很认真地跪伏在自己两腿中间,卖力的舔着。

  好一个贴心的人儿,青在心里暗想,要知道此刻青的密处正是粘糊糊的,很不舒服,只是激情过后的疲倦使青实在不想起身去清洗。青伸出一只手,轻轻在磊的头上拍了一下,以示赞许。

  而此刻年轻的磊体力正在恢复,在他的眼中,青已如天人,他要用自己的身心去膜拜这个美丽的女主人。望着这个给了自己人世间最大快乐的蜜洞,他觉得他有义务去好好的清理她,用唇舌呵护她。

  蜜洞里流出的正是他与青爱液的混合物。磊吞食着这爱液,不管是什么味道,他只知道这是青身体里流出来的,他要把青的东西永远留在自己体内。

  “给我倒杯水来”青感觉到渴了。

  磊急忙去倒了一杯水,回来后,跪在床边,将水杯举过头顶。

  青坐起身,斜倚在床边,接过水杯,杯中水饮去了一半。

  “你渴吗”青问磊点点头,是啊,刚做完事,又舔了一嘴粘粘的液体,不渴才怪。

  “来,张开嘴,我喂你”青突然有了一种新的想法,她要让磊彻底的臣服于自己,她要完完全全控制住眼前的男人。她要让磊喝流过自己阴唇的水,她要让这张英俊的脸永远被自己骑在胯下,为自己的蜜洞服务。

  青让磊跪低,张开嘴,接在自己的阴唇下,然后她慢慢的倒水到自己的私处,用手指轻轻的清洗着蜜洞。

  水花四溅,有的流入磊的嘴中,有的溅到磊的脸上。磊轻轻拿开青的手指,伸出自己的舌头,轻轻地在青的阴唇上拨弄,他要用舌头代替青的手指,为青清洗蜜洞。

  青满意的看着磊,把杯子贴在小腹上,让水流轻轻滑下。水流沿着腹壁流到密处,在磊舌头的导引下,转过阴唇,整个水流最终汇成一股,沿着磊的舌面流入磊的口腔。

  一个饥渴的人无论喝什么水都是甜的,此刻的磊正是口感舌燥,只感觉一股甘甜的泉水涌入自己的口腔,滋润着自己的五脏六腑。

  磊不禁怀疑自己是否真的遇到了女神。

  就这样一杯水倒完,磊仍然跪在哪里意犹未尽,如痴如醉。

  5

  “好了,驮我去卫生间,我要方便”青对磊命令到。

  磊顺从的跪下,驮着自己的主人,向卫生间爬去。

  “来,跪在门口,等我出来”青起身站起“不,我不要离开主人”磊哀求道“只一会儿就好,你不会想憋死我吧”

  “我可以在你方便的时候,跪在你身边给你揉脚”磊说“是吗,这样不错,可是你不嫌臭啊”青觉得很新鲜“当然不会,主人的一切都是最香的”磊认真地回答道“行啊,你来吧”在解手的时候还有人给揉脚,这对青也是从来没有的体验,她很想试试。

  于是就这样磊跪在青的脚下,为青揉着脚。青在马桶上坐下,闭上眼睛,慢慢享受着磊的服务。第一次有人这样看着自己尿,还真不习惯,青慢慢调整自己的情绪,终于一用力,积存已久的液体便奔涌而出,水流撞击发出哗啦哗啦的声音。

  而此时跪在地上磊听到这水流声,竟然全身燥热,心中升起莫名的兴奋,连给青揉脚的手都开始颤抖了。

  此时卫生间里弥漫出一股臊臭的味道。青只是凡人,是人尿的味道都不好闻,更何况青已是一个已经结婚六年的少妇。

  闻到这味道青不由脸红了一下,不好意思的看了磊一眼,奇怪的是,此时脚下的磊却似乎在很投入的闻着自己尿的味道。

  青站起身,撕下一块卫生纸,想擦去仍留在阴唇上的尿滴。突然看到磊正用一种渴望的眼神望着自己哪里,不由得心里一动,她要试一下磊。

  “来,贱货小老公,给我舔干净”青不由分说,用手一压磊的头,就把整个阴户骑跨在了磊的脸上。青没有把蜜处直接压在磊的嘴上,而是保留短短的一段距离,她要磊主动来舔,她要测试一下磊到底有多崇拜自己。

  此刻青的阴户就就在磊的脸的上面,上面还挂着几滴晶莹的水珠,在磊的眼中,那就像珍珠般优美。他轻轻伸出舌头,小心的卷走其中一滴,淡淡的苦味,却仿佛琼浆玉液般爽口。

  看着磊用舌头在自己身下来回舔弄,青知道自己已经彻底征服了这个大男孩,一种满足感油然而生,“味道好吗”她问道:“嗯,嗯”磊忙不迭的答应青心中最后的矜持顿时消失,她把阴户紧紧压在磊的嘴上,来回蹭了几下。

  “好了好了,只要你乖,有时间我直接喂给你喝”说出这句话时,青感觉爽透了。

  磊把青再次驮回床上,然后静静的躺在青的臂弯下,闻着青腋下成熟女人的体香。

  磊与青终于沉沉睡去。

  【完】